研究院导航
新闻动态
邱鸣副校长发表文章:日本在右倾道路走远的根由
日期:2017-04-05 浏览次数: 字号:[ ]

《环球时报》网络新闻链接:http://opinion.huanqiu.com/1152/2017-02/10176458.html

    阅读贵报216日刊载的孙正纲先生《日本精英把民族主义深藏心底》一文受益匪浅,但其中有些观点值得商榷。在全球民族主义色彩愈发浓重的背景下,若仅将日本社会的整体右倾归结为民族主义,恐怕还无法揭示今天日本在右倾道路上越走越远的深刻本质。

  同时,将上世纪60年代反安保斗争归结为民族主义作祟恐怕不符合史实。引发那场大型反美运动的因素较复杂,甚至部分参与者是受毛泽东思想影响而奋起反抗日本政府对美帝国主义的追随。如果把近来日本民众维护和平宪法、反对新日美安保条约的运动也贴上民族主义标签,恐怕也是对历史正义与错误的混淆。

  任何国家都追求利益最大化,但关键在于如何谋求利益。大国追逐利益时都要遵循一定原则,保持一定的定力。然而纵观日本的国际表现,我们不难看出其浓厚的机会主义色彩。

  在美国总统竞选中频频向希拉里示好的安倍,一得知特朗普当选马上不惜放低身段,主动争取与当时还是一介布衣的特朗普会面。在西方首脑因限穆法令等争议纷纷与特朗普“划清界限”时,安倍又登门求打高尔夫,显示“日美蜜月期”,以至在日本国内也被批判为“朝贡外交”。

  对于俄罗斯,日本将西方国家因克里米亚问题坚持对俄制裁视为机遇。邀请普京访日的安倍,又是在家乡款待,又是使用昵称来套近乎,甚至还要再赠秋田犬但遭普京拒绝。菲律宾最近常因禁毒问题被西方——特别是美国批判为侵犯人权,杜特尔特与奥巴马为此展开的唇枪舌剑甚至导致两人取消会见。反观安倍却坚持访问菲律宾。一直把共同价值观和法挂在嘴边的安倍,到菲律宾却只字不提司法、人权等问题,而是既提供巡逻艇,又要提供导弹,明里暗里鼓动今年担任东盟轮值主席国的菲律宾将南海仲裁案纳入东盟会议议题单,意在再搅南海局势,挑起中国与东盟之间的矛盾。

  日本是一个讲“道”的国家,但在争取国家利益的过程中却很不重“道”,机会主义充斥。如果说安倍政权有一以贯之的目标,恐怕只有两点。一是突破二战后形成的国际秩序,使日本成为“正常国家”。为此要修改现有的和平宪法,突破宪法第九条的约束,拥有军队和战争力量。二是围堵中国。安倍因开展所谓俯瞰地球仪外交,成为日本历代首相中外访次数最多的一个。但同之前历代首相外访的最大不同之处在于,安倍在其所到之处必谈南海及东海问题,露骨鼓吹“中国威胁论”。似乎他只有树立一个假想敌,才更便于扫清修宪障碍,突破二战后形成的国际秩序,实现所谓“正常国家”的目标,完成其外祖父岸信介等老一辈军国主义者的夙愿。

  高尔夫外交、送狗外交……实质上是放低身段的迎合外交。“忍辱负重,克己复礼”,日本政治精英的表演,与其说是民族主义的体现,不如说是有着更为令人担忧的国家意识吧。(作者是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副校长 、日语学院教授)

 

新闻动态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